河北衡水商人实名举报当地纪委常委 此前曾实名举报当地检察院官员

来源:     时间:2021-01-19 11:58:46
分享到: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我叫任绍亭,山东莱州人,身份证号…我实名举报衡水市纪委常委康敏……”12月16日,山东籍河北商人任绍亭在网络上用视频的方式,实名举报河北衡水市纪委常委康敏等人,称其利用手中职权包庇腐败官员。这也是任绍亭第二次针对官员的实名举报。2019年11月,任绍亭曾以实名举报的方式,举报了衡水市检察院检委会委员金涛。12月17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通过举报电话,联系了衡水市纪委,对方表示,目前他们尚未收到相关举报

两次实名举报从检察院委员到纪委常委

2020年12月16日,山东籍河北商人任绍亭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该视频全长4分31秒。任绍亭在视频中表示,自己要实名举报衡水市纪委常委康敏等人。视频中,任绍亭一袭西装,他先是对自己的身份进行了介绍,随后,他出示了身份证表明自己的身份。任绍亭在视频中称,自己此次实名举报康敏等人,是因为康敏等人在处理衡水市检察院检委会委员金涛的案件中,存在处罚过轻的情况。

任绍亭在视频的第48秒开始,对金涛的案件作出了介绍,他表示,2016年8月15日,时任衡州市开发区招商局长马某,介绍其与实际控制人金涛以及金涛指定的代言人孙继光签订了1500万元的投资协议书,其中约定,孙继光以个人名义对任绍亭的公司直接投资1500万元现金,收购任绍亭担任法人的衡水本通源有限公司的49%的股份。

然而,在合同签署后,孙继光与金涛却一直拒不办理股份转让协议,反而让人来收购自己手中剩下的51%的股份,而在自己拒绝后,孙继光就以他不为其变更公司股权,亦不退还其股本金为由,向衡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刑事控诉他涉嫌诈骗罪。

这并不是任绍亭的第一次实名举报,早在2019年11月时,他就曾同样以视频的方式实名举报过金涛,而内容与本次视频之中的内容大致相同,只是任绍亭第一次的诉求是希望纪委调查金涛,而第二次举报是希望负责调查金涛一案的康敏等人受到调查。

两次法院判决从14年到无罪

任绍亭今年48岁,山东莱州人,现任衡州有限公司副董事长。12月17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联系上了任绍亭本人,他表示,自己之所以会一直关注金涛的情况,其实与他自己的经历有关,“我之前举报他的时候说过,他指使孙继光诬陷我,这一次,我差点被判了14年。”

据任绍亭介绍,2016年,孙继光就以不为其变更公司股权,亦不退还其股本金为由,向衡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刑事控诉他涉嫌诈骗罪后,衡水警方对他实行了强制措施,随后,他于2017年11月被诉至衡水市桃城区人民法院。

据任绍亭提供的一审判决显示,桃城区人民法院认为,在孙继光投资后,任绍亭将1500万元中的1000万用于投资,而剩余欠款则用于偿还个人债务等事项,随后,任绍亭编造借口,并未按约定为孙继光进行股权变更,也没有归还孙继光的投资本金,且在孙继光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本通源公司40%的股份变更到他人名下。任绍亭犯有合同诈骗罪,也因此,任绍亭被判14年零7个月。

“我当时不服,提起了上诉。”随后的二审于2019年在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在二审中,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审中的问题,进行了重新认定,法院认为,“任绍亭主观上具有为孙继光变更股权的意愿”,同时,“无证据证实任绍亭具有挥霍,隐匿孙继光投资款或用于非法活动的行为,且其资产足以能够退还1500万元投资款。”

也因此,二审认为,原判任绍亭所犯的“合同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最终,衡水市中级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判处任绍亭无罪,同时,任绍亭也拿到了国家赔偿38万元。

“虽然最后我没有真正坐牢,但金涛对我的所作所为,是我无法忍受的,所以,我一定要看到他受到应有的处罚。”任绍亭表示。

衡水市纪委:暂未收到相关举报材料

任绍亭称,自2019年11月在网上公开举报金涛后,衡水市纪委曾多次向自己了解过情况。今年12月10左右,他再次接到了纪委的电话,让他于12月11日去一趟纪委,“当时他们一个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一趟,但没有告诉我具体什么事。”

“等我到了,我才知道是关于金涛的处罚决定出来了,需要我在相关意见书上签字。”任绍亭表示,据12月11日,纪委所提供的资料显示,金涛被处以行政警告处分,这并不符合他的预期,“他企图侵吞民营资本,同时,还将我送到看守所好几个月,怎么就一个行政警告处分就完了?这不是走过场吗?”

任绍亭表示,自己当日签署了不同意处罚结果的意见,但目前并不知道是否会影响最终的处罚结果,同时,他表示,仅从处罚结果来看,他有理由怀疑负责该案的衡水市纪委常委康敏等人有“利用职权包庇腐败官员”、“充当保护伞”的嫌疑,“因此我选择了再次举报。”

12月17日上午,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拨打了衡水市纪委的举报电话,对方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暂未收到任绍亭的相关举报。随后,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又于12月17日上午及下午分别拨打了衡水市纪委常委康敏的电话,然而均无人接听,发送短信也并未回复。

12月17日下午,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再次联系了任绍亭,对方表示,暂时未有相关单位与其取得联系,同时,任绍亭表示,他希望纪委方面能够就此事,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

 

上一篇:为什么教堂免费, 而寺院是高消费?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