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一男子身份证丢失被冒名注册成两公司“法人”变失信“老赖”

来源:     时间:2020-06-01 12:39:45
分享到: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本来在单位勤劳工作,并担任山西省忻州市脱贫攻坚岢岚县下乡扶贫挂职干部第一书记的忻州市某行政单位的侯先生,只因2015年在北京出差时不慎身份证丢失,3年多后,2018年发现自己被纳入失信人名单,原因是自己早已当上了“老板”并且名下注册有两家公司,其中一家公司涉及俩起经济案件,这让侯先生是一头雾水,莫不着北……面临着官司缠身,出行受限,他只能合理调配工作,抽出时间先后多次南下厦门,北上京城,讨要说法“洗白”自己,近两年的奔波,从法院到工商部门,再到公安,至今仍然是遙遥无期,看不到一点希望,侯先生已被折磨的疲惫不堪,精神受挫,整天生活在焦虑中,只求“砸烂”失信“黑锅”,讨要说法对他来说已成为了一种奢侈,连想也不敢想象。无奈侯先生仰天呼吁:谁来帮帮我!!

丢失的身份证“惹祸”莫名变成失信“老赖”

2015年5月侯先生去北京出差,参加全国环保微信举报平台培训会时不慎将身份证丢失,于2015年5月22日在户口所在地辖区派出所受理补办,当时民警告知补办即挂失。2018年7月的一天出差购买机票时,才发现自己被限制高消费,无法购买机票……通过中国法院网站查询,自己涉及俩起经济案件,分别为;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案号:(2018)闽0206执348号,立案时间2018年1月19日.限消时间2018年7月3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案号:(2016)泸0106执6306号,立案时间 2016年11月14日,限消时间2018年8月2日;经委派律师调查,发现系被盗用身份证,于2015年6月7日自己莫名变更成北京海诚伟业商贸有限公司的法人,以上俩起案件均为该公司的债务纠纷,公司注册所在地在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王家场村。

1.jpg

编辑搜图
图片模糊,建议替换或删除×
 

 

(图)为北京海诚伟业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冒用候先生身份证注册为法人

通过调取天眼查更让侯先生惊出一身冷汉;自己不仅仅是北京海诚伟业商贸有限公司的法人,而且还是另一公司;北京兴丰运盛商贸有限公司大股东。至此,侯先生是一头雾水,莫不着北,两家公司注册在名下,自己却从始至终毫不知情,他非常疑惑,即便遗失的身份证被别人捡到,又是怎样通过工商部门严格的登记审核程序进行了公司注册地?

2.jpg

编辑搜图
图片模糊,建议替换或删除×
 

 

(图)为北京兴丰运盛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冒用候先生身份证注册为股东

多方寻求证清白

为了洗清自己两公司 “老板”身份,侯先生主动找到单位说明了情况,单位出具了《关于盗用我局侯xx同志身份证的情况说明》我单位职工侯xx同志2009年参加工作以来,该同志思想积极上进,遵纪守法。于2015年在北京出差丢失身份证,丢失后发现名下有两家公司,该公司盗用本人身份证,将侯xx变更为法人和股东,其中一家公司海城伟业欠钱未还,被上海法院、厦门法院起诉,将侯xx本人被拉入老赖黑名单,严重影响了个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因公职人员不能办企业,恳请县纪检委介入调查。

2019年1月16日中共五寨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出具了《关于审核侯xx同志是否违反党纪政纪的情况》兹有五寨县环保局正式在编职工侯佳男,中共党员,身份证号:142230198612056311,在2009年10月至2017年12月期间,没有违纪及被举报行为。落款为;中共五寨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从此开始了自己的维权之路,侯先生利用休息时间多次往返北京,先后到工商等相关部门寻找证据,寻求解决办法。2018年1月在取得相关证据后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顺义分局投诉,要求工商部门撤销行政许可,吊销该公司登记,但均未果。无奈之下于2019年1月一纸诉状将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顺义分局,曾xx、曾xx、第三人北京海诚伟业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诚伟业公司)、第三人辛x 股权转让纠纷一案,诉至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工商部门答辩称:变更登记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顺义分局答辩称:一.我分局作出准予海诚伟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决定系职权作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和国家工商总局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授权登记的公司。根据上述规定我分局核准海诚伟业公司变更登记申请具有法定职权。二.我分局依法核准海诚伟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三.我局已依法履行法定的审查义务,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应由申请人负责。四.请求法院依法追加海诚伟业公司及其他公司股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法院经审查认为:

海诚伟业公司于2001年9月27日成立,自2010年9月10日起,公司的股东为曾xx、曾xx二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曾xx。2015年6月7日,海诚伟业公司召开股东会并形成股东会决议,其中第一项决议载明:“同意免去曾朝东执行董事职务,解聘其经理职务,选举侯xx为执行董事并为法定代表人,聘任侯xx为经理”,该份股东会决议尾部有曾xx、曾xx的签名字样,并加盖海诚伟业公司公章,2015年7月5日,海诚伟业公司申请企业变更登记,并提交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申请变更海诚伟业公司的工商登记,变更登记事项包括:法定代表人由曾xx变更为侯xx,董事成员由曾xx变更为侯xx,经理曾xx变更为侯xx。

2015年7月28日,海诚伟业公司申请企业变更登记,并提交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关于同步办理股权转让手续的申请、股权转让协议、股东会决议、章程修正案,申请变更海诚伟业公司的工商登记,变更登记事项包括:股东曾xx、曾xx变更为侯xx、刘xx。其中《股权转让协议书》载明“曾xx将其在公司的全部货币出资480万元转让给侯xx,曾xx将其在公司的部分货币出资60万元转让给侯xx,曾xx将其在公司的部分货币出资60万元转让给刘xx。侯xx、刘xx愿意接受,以上股权于2015年7月29日正式转让,自转让之日起,转让方对已转让的出资不再享有股东权利与承担股东义务,受让方以其出资额为限享有股东权利与承担股东义务。”股权转让协议书显示转让方处有曾xx、曾xx签名字样,受让方处有刘xx、侯xx签名字样。

庭审中,侯xx陈述,海诚伟业公司工商变更登记材料中带有侯xx签字的均非侯xx本人签名,侯xx没有给付过股权受让对价,没有参与过海诚伟业公司的经营管理,没有行使过股东权利,未分配过红利,也不掌握海诚伟业公司的公章和营业执照。侯xx表示,其对于被选举为海诚伟业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完全不知情,侯xx也没有向海诚伟业公司、曾xx、曾xx等相关人士提供过侯xx的身份证。

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故本案应适用“先刑后民”处理原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侯xx的起诉,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两年的等待,等来了法院的驳回,而自己仍然未能从烦恼中“脱身”,这就让案件陷入“法院不受理,工商难处理’的窘境。无奈侯先生于2018年8月21日向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李桥派出所报案。

茫茫维权路 满尘泪水无期途

从2018年发现自己被纳入失信人名单,至今已近两年时间,侯先生为还清白奔波于忻州——厦门——北京之间,连他自己也数不清跑了多少趟,受了多少别人的冷遇,流了多少伤心的泪,已被折磨得精疲力尽,精神和身体极度疲劳即将到了崩溃的边緣;“我想不到丢了个身份证后果会这么严重,维权成本这么高,我又得上班又得上扶贫一线,又得四处奔波寻找维权,压力太大,我真的受不了,两年了毫无结果……”满脸樵粹,眼含泪水的侯先生说。

近两年的奔波,侯先生南下厦门,北上京城,从法院到工商部门,再到公安,至今仍然毫无结果,没有一点希望,他本人昼不食味,夜不能寝,已被折磨得疲惫不堪,精神受挫,整天生活在焦虑中,总感觉同事,朋友用异样的眼光在看着自己,在背后指指点点,只求消除失信“黑锅”,讨要说法对他来说已成为了一种奢侈,连想也不敢想象。无奈侯先生仰天呼吁:谁来帮帮我!!!

律师视点:

针对此事一位律师朋友谈出了自己观点;身份证是用于證明持有者的身份唯一的证件,多由各国或地方的政府发行予居民。它将作为每个人无可取代的公民身份的证明的道具。身份证中还包括许多个人的私密,要是被不法分子运用会对身份证持有者引来很大的危害,比如身份证被冒充拿去公司注册。而如果是因为公司吊销无人处理,被拉入失信人员名单的话,面临的将会是高铁航空无法乘坐,房贷无法申请,个人信用也将有污点,甚至如果经营企业的人员经营不善导致纠纷,在联系不到企业实际控制人的情况下还会承担连带责任。

当事人维权成本也特别高,以身份被冒用为公司股东这样的常见案件为例,当事人要想证明这个公司与自己无关,要奔波几十次,折腾一两年,最后也不一定能摆脱关系。如果想证明委托书和公司章程上的签字不是本人字迹,则需要自费数万元进行司法鉴定。

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对盗用身份证行为有明确处罚规定,情节严重的,处拘役或者管制,此类案件大量发生,与公安部门在身份证管理方面存在技术漏洞、工商等职能部门的办事程序不够严谨、国家法规不够完善等因素有关。

 

编辑 楚华在线

 

 

 

上一篇:咸安区:凝心聚力助推“三农” “把脉问诊”谋高质量发展

下一篇:“娘家人”为农业女大户贴心化解销售难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