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朐县群众呼吁县委书记拍村级伪老虎 一村支书索贿百万无人管

来源:     时间:2018-08-24 01:20:37
分享到:

【核心提示】向承包方索贿百十万、将整体工程层层分包、私用村民建房集资款非法放贷、上百名农民工被拖工资引集体上访......近日,山东省临朐县粟山村村支部书记刘守富因用村民安置房大肆敛财造成恶劣影响,我们(胡廷岗、郭超等粟山新区小区承包方)决定进行实名举报。同时,作为举报人,我们呼吁临朐县委和城关镇街道办事处主要领导不要逃避监管责任,一定要有魄力,去拍这个“伪老虎”。  


1535268310(1).png
村支书刘守富公然索贿偷卖标底“赚”了百十万 招投标流于形式   


    在临朐县城关镇街道办事处粟山村粟山新区小区内,7栋安置房静静的矗立着。村里的很多居民已经开始居住在里面。然而,很多村民并不知道 ,这几栋楼房,肥了身为建设方的村支书刘守富,却坑了100多名农民工!

    2012年7月25日,粟山新区小区安置房即将进行公开招投标。7月24日下午,我们突然接到了粟山村村支部书记刘守富打来电话,称因第二天要招投标,来他家花棚内说道说道。

    “他知道我们都想承包这些个工程,所以就有了想法!”按刘守富的要求,想要接工程就得表心意,郭超没办法,拿了5万元给“表示一下”,刘守富在花棚里拿走这些钱,然后把标底告知他。

    和郭超一样,胡廷岗也“表示一下”,被告知标底。不过,这个“表示”价值更高,总送给了刘守富60万元。  
7月25日上午,招投标开始,郭超成功承包了2号楼,胡廷岗成功承包了4、5、7号楼,史同柱拿到了1号楼的承包权,窦学坦拿到了3号楼承包权。   一直到了2016年的1月28日,几名承包人在开会时,在史同柱和窦学坦在聊天中,才知道大家都“不得不向刘守富买标底”的事实,原来招投标彻底成了形式。
 

    2012年8月7日,我们几名承包人突然接到刘守富电话,说6号楼已经内定了,让大伙找“潍坊普信工程造价咨询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公司经理张成玉。“刘守富说,张成玉已经把投标资料做好了,大伙儿做个陪标,走个形式。”  

    最终,6号楼直接就给了刘守富的熟人王秀刚,连投标会都没开。   
按我国《招标投标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招标人不得做出可能影响公平竞争的有关招标投标的其他情况。其中该条跨特别规定,“招标人设有标底的,标底必须保密”。   

    其中第五十二条规定,项目招标人作出可能影响公平竞争的有关招标投标的,或者泄露标底的,给予警告和相应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如果不是遭到刘守富公然索贿并“销售”,我们作为承包方是坚决不会与他做这样的交易。 可刘守富说,“你们不要,有人要”,不送钱,就没了工程。   工程被村支书层层分包 “只要送钱就行”  

    按我国建筑法明文规定,建设方不得私自分包、肢解工程。刚开始,作为承包方,我们在接到工程的第一时间,就组织好了施工队准备大干一番。可工程的地基刚打好、土方刚做好,刘守富再次插手了。  

    “他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直接将工程的各个环节,都给分解承包给了他人。”先是钢筋被分包出去,到了准备进混凝土时,又新来了一个施工队伍,接手干活。紧接着,铝合金窗、防火门、外墙保温、地面砖、墙面砖、楼梯扶手、护栏、格栅、泵送、水电暖消防等,全都被包了出去。  

    “工程每进行到下个项目,都有人插手,最终我们承包方成了徒有虚名”胡廷岗和郭超等人曾给刘守富提出过交涉,可刘守富直接就翻脸了,“不想干,可以直接退出!”但那个时候,承包人已经被套牢了。   

    郭超算了一笔账:以商砼为例,当时市场价格每立方为300元,可刘守富却以340元价格外包出去。外墙保温每平方米110元,外包价格每平方135元。而所有结算,则全部走郭超等承包方的账目,最终,工程成本要远远高于预算。  

    最让人担心的,则是承包方掌握不了施工队,而施工队却以承包方名义干活。“我们无法掌握工程质量,一旦出现质量问题咋办?”以外墙保温为例,7栋楼房的外墙保温全部由7个不同施工队负责,相互之间没有任何联系。而所有账目,全部走的是承包人的账户。

1535268354(1).png

(工程层层被分包 200多万的工程款实际到手只有13.9万元)  


    后来,几名承包人才知道,只要外面有小施工队想分包,给刘守富送钱就行。“工程的每个环节,都成了他敛财的工具!”  
村民建房集资款被村支书非法放贷 “丢了80万村民血汗钱 村支书不敢声张”  

    2014年7月前后,这几栋楼相继竣工,几名举报人去索要工程款。可刘守富却声称手里没钱,要求大家去由他牵头成立的某基金会贷款。  

    而这个基金会的资金来源,则是粟山村村民们的建房集资款和村委会集体专项资金,被刘守富挪用了。

    迫于胁迫,郭超等人只能从该基金会内,以高于银行利息的价格贷款,以工程款做抵押。其中仅胡廷岗就先后两次共贷款100多万元,史同登则贷款了90万元。


1535268375(1).png
(承包方不得不从接受非法贷款 这是贷款凭证)  


    “我们事后才知道这都是村民们的血汗钱”,刘守富把集体资金挪用后建立基金会非法放贷,一本两利,要么截留工程款,要么赚贷款利息。

    而在此前的2013年12月份,刘守富将80多万元放贷给了6号楼承包人,王秀刚拿到钱后便失踪了,致使6号楼停了一年多,80多万村民血汗钱始终未追回,刘守富也没敢声张。  

    村支书插手审计致群众财产流失 百名农民工两次索要工资未果 在工程结束后,刘守富着急和大家去结算工程款,“他在一个事先拟定好的价格定案,让我们签字,却对大量肢解分项工程只字未提!”当我们对此提出质疑时,刘守富当即恼羞成怒,双方不欢而散。  

    事后,我们了解到,村支书刘守富插手了审计公司对各项项目建设进行工程造价审计和工程结算审计。据悉,按规定,审计方必须客观公正,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干扰审计。但是刘守富却直接插手审计,致使该小区造价要远远高于同期开工小区工程造价。  

    “工程造价成本核算比实际要高,刘守富就能多落钱,老百姓的集资款就得多流失!”。当时承包方都没有同意签字。   
因工程款迟迟未能下来,工资长期被拖欠。 2016年开始,100多个农民工多次到临朐县委县政府和城关镇街道办,找县委书记顾建华和镇党委书记白
文玉,追要工资,但是没有结果。   

    100多个农民工多次上访,既给社会造成了不稳定因素,也给农民工兄弟们造成了负担。大伙儿拿不到工资,心里焦急万分,老人看病、孩子上学、日常开销。


1535268394.png
 (小区繁荣的背后,是农民工被欠工资的无奈)


    多次向县委书记顾建华、城关镇党委书记白文玉反映 最终不了了之
农民工的工资没下落,可几名承包方从村民口中得知,村支书刘守富将粟山小学教学楼已70万元的低价卖给了他的一个朋友刘新,而按照当时市值,这栋楼屋价值可达200多万元,村集体经济财产这样贱卖,100多万元差价哪儿去了?我们终于愤怒了。

    “这几年国家反腐倡廉硕果累累,反腐形势一片大好,可在我们身边,竟然有这样的腐败村官,为了自己一己之私,公然索贿、挥霍群众血汗钱,坑害农民工,这也太明目张胆了。”最终,我们决定实名进行举报。

    2017年1月11日,我们向山东省潍坊市纪检会面反映了刘守富非法招投标、分解工程、非法集资贷款等情况。没过多久,我们又向临朐县县委书记顾建华进行反映。

    不过,这些反映最终都转交到了临朐县纪委。临朐县纪委曾向我们了解过情况,但事情却不了了之。

    2017年8月,临朐县纪委工作人员只是回复证据不足、还需调查,便再也没有下文。

    中间,我们也曾向临朐县城关镇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白文玉多次反映,可仍然没有回音。

    后来,我们又多次向中央巡视组和省纪委进行反映,这些线索反馈到了临朐县纪委,可临朐县纪委仍然不了了之。

    党在八大报告中提出,“要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不论权力大小、职位高低,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惩不贷”。2018年,党中央再次提出,要严厉打击盘踞在乡村的黑恶势力、惩治农村基层腐败问题。

    党和政府为何要严厉打击“村官腐败”?近年来,“村官”腐败呈上升趋势,严重影响党群干群关系和农村稳定发展,因大小事情村官说了算,权力的过度集中使他们作案时有恃无恐、独断专行、贪婪无忌,例如侵占党和国家的惠民补助,以各种名义虚报补偿款、私自设账外账或小金库任意侵占、截留、私分或挥霍等,目的就是利用权力寻租获取非法利益。多数“村官腐败”因涉及金额不大、隐蔽性特别强、村民法治意识淡薄等,都没有爆发出来,但影响特别坏,有些腐败行为,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造成干群关系的紧张,影响农村社会的和谐稳定。

    (小标)我们呼吁县委书记顾建华 请担起责任勇拍“伪老虎”我们反映的刘守富情况,就是村官们腐败最喜欢的一种方式:利用集体资产出租、出售和工程发包过程中暗箱操作,收受回扣。

    只不过刘守富的胆子够大,明码出售标底,公然出卖集体资产,拖欠农民工工资,且数额都比较大。但最让我们不理解的是,为何县、乡两级主管领导都面对群众的举报置之不理?

    事实上,村官腐败并不可怕,特别是在当前国家严厉打击腐败分子、惩治农村基层腐败的关键时刻,众多“腐败村官”不再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变得小心翼翼,唯恐被群众举报、被上级查处。但是刘守富长年被举报,县政府、县纪委、乡政府都有他的多份被反映材料,为何主管领导还是这样态度暧昧,永远只是说“证据不够充分”就不了了之。

    刘守富的变卖贪污集体财产、公然索贿、拖欠农民工工资等情况,只要稍微用心去走访调查、调取相关财务账本,就能一目了然,可县纪委、乡政府为何就是无法查处呢,是因为不想查处、不能查处,还是不愿查处,或是有其他难言之隐?   在此,我们也@山东省纪委、@潍坊市纪委,能关注此事,帮助临朐县委和城关镇党委消除这个难言之隐!

    打击“村官”腐败、消除腐败土壤,不仅仅只是一句空话,不能光靠中央和省市的制度防范、督导检查,更多的是县、乡等主管部门积极作为,敢于亮剑,挖出毒瘤、打击“腐败村官”的保护伞,建立廉洁的村务管理环境。“村官腐败”,不仅仅是因为村官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权力观的变异,更是县、乡两级政府对基层党员党纪政纪教育的缺失和监管不力。

    我们呼吁,临朐县委和城关镇党委应当担起这个责任,并积极纠正改错,依法从快审查,从严处理,并将处理结果向群众反馈。无论查处结果,都应当向群众公开,给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从而给农村经济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法治环境。

来源:天涯http://bbs.tianya.cn/post-828-1520238-1.shtml

上一篇:新时期“两劳”村霸怎会嚣张连任?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