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宜春:某县幼儿园负责人正当维权缘何遇“拦路虎”?

来源:楚华在线     时间:2022-05-28 23:13:53    浏览量:
分享到:

 近年来,随着诸多“老虎”落马,其背后掩藏的“官商勾结”图谱也逐渐浮现。在一些落马官员的朋友圈中,不乏身份显赫或是面孔神秘的商人巨贾。这些落马官员或接受商人行贿,或直接插手工程项目,或纵容亲属从事非法经营……正如,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幼儿园负责人刘梅花因时任常务副县长胡某成幕后劫标导致其艰难维权,也陆续被媒体曝光。刘梅花历经三年的诉讼、六次庭审,明显的违法案件却被徇私枉法者无情地当球一样踢来踢去,当维权遭遇“拦路虎”,这里我们探他个究竟。

     
官商勾结幕后劫标,当事人维权步履艰难
      在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不服输的刘梅花因幼儿园中标又被劫标在当地已经家喻户晓,一个轻易不流泪的女强人,为了捍卫正义,也为了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和泗溪镇中心幼儿园的合法权益,她多年坚持举报时任常务副县长胡某成幕后劫标……等待她的却是漫漫诉讼路步履维艰。

2.jpg

 


         据媒体报道,刘梅花从1995年创办幼儿园至今二十几年,当时高中毕业未能圆上大学梦的她,心中的梦想就是当教师,教书育人。当时没有私人幼儿园,父母在乡里农贸市场开了个小店,帮忙中接触到很多生意人,闲聊中涉及到小孩无人照看,影响经营及留守儿童的苦楚、安全等话题,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萌发了她创办幼儿园的设想,自己何不办个托儿所帮助这些想上幼儿园又上不了幼儿园的孩子,既解决了生意人的难题,又圆了自己当教师的梦想,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说干就干,在乡亲们的大力支持下,她创办了泗溪乡第一所私人幼儿园,从此真正走上教书育人的道路,国家的英明政策越来越好,扶持鼓励私立幼儿园,私立幼儿园也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提高办园水平。
      2012年3月,泗溪镇政府面向社会公开招标,规定有办园资质的企业、单位、个人缴50万元押金就可报名,当时有5家幼儿园都报了名,后由镇政府审核三家符合标准的再由专家评审决定中标园所,刘梅花通过面向社会招办、考察、专家评审等程序,最终确定刘梅花的私立泗溪镇中心幼儿园中标,并在2012年5月17日签订《泗溪镇中心幼儿园承办合同》,并在2012年8月16日按合同规定的350万元押金全额交到了泗溪镇政府的财政账户上。
        接着刘梅花便开始筹备新中心幼儿园的建设事宜,由于资金等各方面的因素,在刘梅花表哥付友忠的引荐下,刘梅花同意胡敏龙、胡茂成(时任常务副县长亲弟弟)入股参与,胡敏龙代表胡茂成、副县长亲弟弟就股份事宜跟刘梅花达成了初步意向,双方口头约定原中标人泗溪镇中心幼儿园占股60%,胡茂成副县长亲弟弟占股40%,当时承办项目预算资金在一千一百万左右,胡敏龙(胡茂成副县长的亲弟弟的马崽)提出先打款443万,刘梅花开始不同意,觉得应先坐下来细谈拟好相关协议,对方说:“我们都是本乡本土的人,我们打钱的人都不怕,你收钱的人有什么她怕?更何况我们老板在上高县是响当当的人物,可以说一不二,一言九鼎。
       刘梅花心想也是《承办合同》是自己跟镇政府签订的并盖有幼儿园的印章,印章也在自己手上,于是就按胡敏龙(既幕后老板胡茂成副县长的亲弟弟)的要求,先出具了一张443万元款的收条三日内会打到刘梅花表哥付友忠的帐上。

3.jpg

 


       按口头约定,刘梅花暂时继续经营管理原镇中心幼儿园,所有具体施工建设等事宜就由刘梅花表哥和胡敏龙去负责。待新园建好后再正式参与接管并兼园长。
      此后,刘梅花多次电话催促胡敏龙,胡茂成他们来完善合股细节手续,对方都说放心,现在工期忙,待到工期完工后再一次完善,就这样一直拖到2014年9月份开学,胡茂成副县长的亲弟弟不但没有让任何人来与刘梅花交谈,还公开以泗溪镇中心幼儿园的名誉对外招生,任命况润元担任园长。
      2015年11月15日,刘梅花在历经一年多交涉无果的情况下,依法委托律师陈晖代理起诉况润元名称侵权,由于胡某成的关系影响,上高县人民法院拖到2016年4月2日才受理立案,在庭审质证中,被告向法庭提供了泗溪镇人民政府与胡敏龙于2013年5月28日另外签订的《新中心幼儿园承办合同》。
        此时,刘梅花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真正看清了胡茂成的真实面孔,正是胡茂成利用其哥哥的职务之便勾结泗溪镇新上任的镇长罗卫红(现任泗溪镇党委书记)幕后操纵,暗渡陈仓,指使其弟弟胡茂成、胡敏龙串通刘梅花表哥付友忠,公然违反《合同法》、《招投标法》等法律规定,伪造刘梅花的授权委托书和合同转让协议,将她合法中标获取的幼儿园承办项目,利用职权,阴谋劫标,巧取豪夺过户到胡敏龙、胡茂成名下(不具备办园资质个人),并在2013年4月17日突击为该项目开发而生出来一个公司(亿禧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

4.jpg

 


        更为荒唐的是,2016年6月至2016年9月,刘梅花的代理律师陈晖两次在一审二审法庭当庭口头和书面申请对本案的关键证据《授权委托书》的签名和指纹作司法鉴定,法官一面以与本案无关驳回我刘梅花的合法申请,一面又以此证据为依据,认定刘梅花已自愿将合同转让,导致其一审判决败诉。
       随后,2016年11月25日,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撤销一审判决,撤销原案,裁定刘梅花另案向有管辖权的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2017年5月9日,刘梅花依据新的证据和案情,再次将胡敏龙,泗溪镇人民政府及第三人告上法庭,请求法院依法确认我与泗溪镇人民政府签订的《承办合同》合法有效,确认胡敏龙与泗溪镇签订的承办合同无效。

5.jpg

 


     时年6月29日,庭审中两被告均承认刘梅花中标的合同合法有效(第三人付友忠缺席)。然而法院并未支持刘梅花的诉请,裁定《承办合同》为行政协议,应主属于行政诉讼受理范围,刘梅花不服上诉,二审维持原裁定。
        2018年元月17日,刘梅花依法向高安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8年4月6日,泗溪镇人民政府追加胡敏龙为第三人,胡敏龙追加付友忠为第三人,要求高安法院主持调解,胡敏龙当庭只肯赔偿20万元,调解失败。

6.jpg

 


        2018年6月15日,高安市人民法院在未经开庭审理的情况下,直接裁定驳回起诉,其理由一是:该行政诉讼已过时效(依据是从该协议签订日为起算点)。其二是:不属于行政诉讼管辖范围,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六十二条之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2015年5月1日之前作出的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的,请求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立案……

7.jpg

 


      就这样在胡茂成副县长哥哥的关系影响下,历经三年的诉讼、六次庭审路遇“拦路虎”,被枉法者无情的当球一样踢来踢去,明显违法的案件却没有一家法院,一个法官来申张正义。

 

8.jpg

 

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也是影响司法公正的一个重要原因
     “理国要道,在于公平正直。”公正是法治的灵魂,公正廉洁司法是全面依法治国的必然要求和重要保证。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全面依法治国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一体推进,加大对政法系统腐败惩治力度,严惩滥用职权、徇私枉法行为,守护司法公平、维护司法公正。
       值得关注的是,从两高三部出台关于防止干预司法的“三个规定”,已经架起妨碍司法公正的“高压线”,从各地常态化通报曝光典型案件,持续释放执纪从严、违纪必究的强烈信号,再到在全国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以零容忍态度坚决惩治司法腐败……
        密集节奏和雷霆力度的背后,彰显着党中央彻底清除妨碍司法公正的“绊脚石”的坚定决心。事实证明,干预司法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法纪不容。
          现实当中,在紧盯重点领域、重点环节高压惩腐的大环境下,仍有少数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纪法底线和原则立场,利用职务影响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有人不惜充当违法犯罪者的“保护伞”,这不仅严重损害群众切身利益,也践踏法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让司法机关形象和公信力大打折扣,危害不容小觑。
        实践表明, 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必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认真落实党的“反腐败整四风”政策  方能查处影响司法公正的“拦路虎”
      三年诉讼六次庭审,刘梅花多年来的无助,令其痛不欲生,欲哭无泪。此间媒体质疑,刘梅花的维权诉讼路,还有多远,为什么对于受害者的痛苦,负有维权公平之责的司法机关却选择漠然处之,甚至徇私枉法呢?
       “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中央一再要求各地务必坚持以案为戒、以案促改,全面排查审视落实“三个规定”相关要求情况,紧盯重点领域、重要岗位、关键环节,扎紧制度的笼子,把“跑冒滴漏”的地方一个个堵住。
         各地纪检监察机关也在强调严格监督执纪,一刻不松、一寸不让、一步不退,着力解决损害群众利益、影响司法公正的“绊脚石”,让暗箱操作没有空间,让司法腐败无法藏身,推动形成风清气正廉洁司法的良好生态。
        值得关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2条第二款条款指出,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这种情形的所订立合同,应予判定无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指出,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这里,我们希望江西省纪委监委能够高度重视刘梅花反映的幼儿园合同侵权所遇“拦路虎”等问题,希望当地有关部门能够认真落实党的“反腐败整四风”政策,从重从快解决当地干部自身存在的违法违纪问题,让刘梅花维权诉讼路画上圆满句号!

     

1.jpg

 

来源于: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774237880844712&luicode=20000061&lfid=4774237883075083&featurecode=newtitle

 

 

上一篇:忻州市宁武县阳方口镇政府大门口开了“黑煤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广告位招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