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商人裘碧如实名举报苏州昆山违法违纪官员

来源:楚华在线     时间:2021-05-25 23:01:01    浏览量:
分享到:

   在江苏省苏州昆山市开发区,一家运行22年无一起安全生产事故,并提供价格最低的液化气给4万多户居民,历年被评为劳动和谐企业,连续多年获得燃气行业先进单位,多次获得消费者信得过企业荣誉,给地方政府5000多万税收纳税信用A级,在当初建厂时严格按照规划红线图施工,并在2001年8月份通过建设、消防、燃气各相关部门的整体验收合格的企业,在事过十多年后,曾经在建厂时给企业出具规划红线图的昆山市开发区规划建设局突然告诉企业,其当年给出具的规划红线图失效,并要求企业停产停业,经企业了解国家根本没有红线失效这一规定。

 
  昆山市开发区规划建设局为何自己制定围墙红线要朝令夕改?江苏省为何不对昆山市开发区规划建设局“朝令夕改”迫害企业的燃气办周季良、开发区规划建设局邵桂林严格追责?
 
  对此,反映人昆山市大宇燃气装置改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宇公司)认为,昆山市开发区规划建设局政策朝令夕改的背后,直接原因是大宇公司以微薄利潤在苏州供给用户的液化石油气是全苏州最便宜,阻挡了这个行业里有些人的发财梦想,这才是真正原因,间接表现的是苏州市乃至江苏省政策性风险在增加,营商环境和法治环境在逐渐恶化。企业合法运营11年后突被迫害大宇公司是1998年进入昆山投资的中外合资企业(有澳门资金有韩国资金有国内资金),法定代表人裘碧如是中国奥门籍。大宇公司称,当时到昆山投资时,周边地块仅大宇公司一家企业,该公司也是第一家领取得土地证!所有相邻的企业均在大宇公司成立5年后才出现。
 
  2000年大宇公司取得土地证准备进行建设施工时,昆山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建设局给大宇公司出具了一份规划红线图,当年大宇公司也严格按照规划红线进行项目建设及施工,并在2001年8月份通过建设、消防、燃气各相关部门的整体验收合格后投入运营。然而,让大宇公司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2012年大宇公司准备领取房产证时,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负责人竟然说大宇公司围墙红线失效。在当初建厂时严格按照规划红线图施工并获得了各种合法证照,在这11年期间,在大宇公司的周边,又陆陆续续建立起多家企业,这些企业也是按照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依法规划并审批,大宇公司已经合法生产运营了11年,为何在11年后,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又称自己给其规划的红线图失效了?但面对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自定政策和法规的朝令夕改,大宇公司也无可奈何,无奈只好按照昆山开发区规建局要求,在加害大宇公司的一份围墙红线图,重新拆老墙建新墙,并将东面围墙拆除往站里面移,光是这围墙大宇公司被无辜耗资了100多万元。
 
  而大宇公司所做的这一切,全部保留了当年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诱骗大宇公司写红线失效,用来加害大宇公司的申请报告,和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规划科的批复,以及前后两份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红线所批示的一切证据。被迫害7年后同一问题再次被迫害让大宇公司仍然想不到的是,2012年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自定政策、法规朝令夕改后,事隔7年后的2019年,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再一次上演政策的朝令夕改,对企业进行迫害。
 
  2019年5月,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邵桂林勾结昆山燃气办周季良、隋轶群到大宇公司,称大宇公司新围墙的东面与生产区安全距离不足10米,相差1.3米的距离!当时大宇公司法人裘碧如立刻醒过来了,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邵桂林提前7年在2012年就挖好陷阱给大宇公司,目的是让大宇公司倒闭,因为大宇公司周边有一块超过150亩的空地,大宇公司是液化石油气充装和出租车充气公司,不把大宇公司搞到倒闭,邵桂林和一些官员就无法在这块空地上实现发财的梦想。为了这个发财梦想邵桂林勾结了燃气办周季良、隋轶群,这三人为了搞垮大宇公司,个个奋不顾身、不惜违法。大宇裘碧如立刻提出,是开发区规划建设局邵桂林有意违法搞出两份红线图造成的公司围墙有迁移,根本不是大宇公司造成。并当场带周季良、隋轶群去看老围墙基础和实测距离完全满足10米的安全间距,并提供了当天现场视频为证。
 
  为了企业能有一个长久、合法的营商环境,大宇公司当时就向开发区规划建设局邵桂林局长致函,要求解决开发区规划建设局邵桂林纠正违法出具第二份红线图给企业造成经营困难问题的函。但是,昆山市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邵桂林对大宇公司去的函,提出该局反复违法搞出的红线图,回复称无法解决,然后简单粗暴地要求大宇公司停业停产。自己下发的规划红线图,企业合法生产运营11年后,自己又称这个红线图失效,让企业耗费上百万元推倒围墙重建,重建7年后,自己再次推翻自己下发的红线图,又称这个红线图又失效了,然后简单粗暴要求企业停业停产。那么,昆山市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及其局长邵桂林反复就同一问题加害企业究竟为何?
 
  大宇公司称,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一个原因昆山市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及其局长邵桂林为另外一家锦溪燃气公司谋利益,背后涉嫌腐败和利益输送。大宇公司一直谨慎合法经营,昆山市开发区规划建设局找不到企业其它问题,只好拿违法朝令夕改的红线图失效来说事。就在邵桂林勾结周季良、隋轶群不给大宇公司换证要求大宇公司在2021年4月20日停业后,导致一个守法外资公司在昆山的10万多只钢瓶一下退瓶,大宇公司立刻陷入混乱和破产边缘。迫害背后燃气办阻止换证疑为利益输送者站台一个建厂20余年,合法生产,企业信誉良好,22年安全运营,液化气行业纳税大户,给当地缴纳税收超过5000万元,并解决了大量的劳动就业问题,同时也给辖区市民、出租车司机等带来便利和实惠的外资燃气公司,为何却成为昆山市开发区规划建设局邵桂林局长住建局燃气办主任周季良、隋轶群的“眼中钉”呢?大宇公司法人裘碧如称在昆山锦溪,还有一家裘碧如有份投资的公司名为昆山久隆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隆公司)的企业,2016年5月裘碧如授权久隆公司股东杜毅以久隆公司名誉跟锦溪燃气公司(以下简称锦溪公司)签署一份合作经营合同,久隆公司原本是大宇公司法人裘碧如与他人合作占股的燃气公司,后与上海宝麓实业有限公司六股东蒋恒泉、朱悦、陈志民、姜志会、朱金龙、乐文虎等人合作共同经营锦溪公司,想不到这六人跟裘碧如合作是假诈骗为真,在2016年7月到2017年11月10日间蒋恒泉、朱悦、陈志民、姜志会、朱金龙、乐文虎勾结昆山两位放高利贷者江海军、宋晓华共诈骗裘碧如和久隆公司一千多万元现金。金健宏、陈云、周季良、朱敏雄知法犯法2017年10月23日昆山市金健宏常务副市长(主管燃气行业安全)以检查大宇公司安全为由,实则是了解裘碧如是否聪明。当天金健宏身带着两人,一位是昆山住建局燃气办主任周季良(搞到久隆公司破产直接参加者),周季良定错对是按公司股份比例大小来定,他认为江海军、宋晓华、陈志民、姜志会带领大量冒充特警打砸抢久隆公司是合法的。
 
  还有一位是昆山市场监督管理局特设科科长朱敏雄(搞到久隆公司破产直接参加者)他也认为江海军带领大量冒充特警打砸抢久隆公司也是合法的。没有周季良、朱敏雄大开绿灯江海军就算抢了久隆公司也没法经营。自金健宏检查裘碧如大宇公司,17天后裘碧如的久隆公司被江海军、宋晓华、陈志民、姜志会和腐败官员搞到直接破产。
 
  2017年11月10日他们六人再次勾结江海军、宋晓华、律师黄华,昆山锦溪派出所所长陈云以及昆山住建局燃气办主任周季良、昆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特设科科长朱敏雄,用打砸抢的手段,抢劫了久隆公司合法租赁共同经营二十年的场地和所有资产,锦溪派出所所长陈云不是把打砸抢的江海军、宋晓华、蒋恒泉、陈志民、姜志会、和冒充特警的黑社会人员抓起来,反而强迫久隆公司股东裘碧如、杜毅把自已合法经营的久隆公司及场地还有监控他们犯罪监控设备交给打砸抢的江海军、宋晓华、蒋恒泉、陈志民、姜志会、和冒充特警的黑社会人员,好让他们毁灭犯罪证据,他们敢违法的背后徐了有上述公务员做保护伞外,还有苏州苏创集团(上市公司)苏某平作后盾,目的是要垄断苏州液化石油气市场,到目前为止久隆公司被知法犯法的陈云、周季良、朱敏雄和这班不法之徒搞到破产,久隆公司和裘碧如及股东被诈骗加上损失上亿元经济损失。为了达到实际控制久隆公司的目的,蒋恒泉、朱悦、陈志民、姜志会、朱进龙、乐文虎等人签名授权蒋某泉私刻伪造久隆公司公章。
 
  为此,大宇公司的法人裘碧如等人将蒋恒泉以伪造公章罪控告到昆山市公安部门,但公安部门将案件立案后,在蒋恒泉承认伪造公章等涉嫌犯罪行为坐实即将被追究刑事责任时,昆山检察院控审科科长陈勇红说他们打砸抢、伪造公章、诈骗一千多万元的行为都不是犯罪事实,在其背后更大“保护伞”的干预下,该案件被戛然而止停止侦查。江海军又冒充久隆公司财会签名,违法解雇了久隆公司财会。
 
  江海军又勾结蒋恒泉以锦溪燃气公司法人名义起诉久隆公司,蒋某泉以久隆公司法人名誉拿着伪造的久隆公章去应诉,昆山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李诗茵明知蒋恒泉手上的久隆公司公章,是经过上海科学鉴定研究院鉴定为伪造公章,也受理了这起虚假诉讼。只要裘碧如和杜毅的诉求还有刑事自诉蒋恒泉,昆山法院李诗茵马上拒绝受理,只要是江海军、蒋恒泉的虚假诉讼李诗茵全部受理,昆山法庭庭长郑羚、法官周方园还判决用黑恶暴力手段抢劫久隆公司的江海军、宋晓华胜诉,久隆公司股东裘碧如、杜毅不服判决,要求法院判后答疑问,在昆山法院接待室内副院长邹卫琪、信访主任刘雪梅、庭长郑羚、法官周方园知道裘碧如老公邝豪彦录音后,院长邹卫琪带头抢邝豪彦手机,如果邹卫琪、刘雪梅、郑羚、周方园没做违法判决怕什么人民群众监督。
 
  为此,裘碧如等人多年来长期逐级控告蒋恒泉等人伪造久隆公司公章,进而利用违法公章进行一系列诈骗和职务侵占、虚假诉讼、故意伤害行为、但始终无人过问。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邵桂林为什么想尽一切办法逼着大宇公司倒闭?大宇公司只好将上述这些问题反映给昆山市的市委书记吴新明。在吴新明的过问下,昆山市开发区管委会主要负责人盛雪东和规划建设局邵桂林2020年5月27日下午在规划建设局接待室明确告诉大宇公司一行4人包括裘碧如,让企业放心生产经营,不会逼企业停产停业,说一套做一套。但昆山市委书记吴新明虽然对此问题有所重视,昆山市“苍蝇式”的腐败并不将吴新明书记的重视当成一回事。
 
  2021年3月,在大宇公司进行4年一次的充装证评审后,昆山市燃气发展中心主任刘金以接到实名举报为由,大宇公司防火间距不足10米也是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邵桂林违法搞出来的,说有人实名举报大宇公司防火间距不足10米也只有周季良、邵桂林、隋育群、朱敏雄、刘金以上加害裘碧如的人才知道......。2020年4月14日在昆山住建局三楼召开全市住建领域安全生产工作会议,周继春副市长(主管燃气行业)对着160名参加会议人员(包括裘碧如和邝豪彦)公开表扬了周季良、邵桂林,周季良违法搞死了久隆公司,邵桂林违法搞死了大宇公司,会后裘碧如上台告诉周继春他刚才表扬两位官员都做见不了光的坏事......昆山燃气办刘金拼死阻止给大宇公司换证,以上的官员为了搞死大宇公司和裘碧如,个个不怕犯法奋勇向前必须要搞到大宇公司停产停业破产为止。为什么以上的政府官员敢勾结在一起违法迫害大宇公司和裘碧如这值得很多人深思!!!
 
  因为昆山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在2012年违法调整大宇公司红线造成东侧围墙内移1.5米,为了不引起昆山1400台出租车近3000名司机不稳定因素,由于昆山燃气办刘金拼死阻止给大宇公司换证2021年4月20日大宇公司只好作出牺牲暂停民用气充装,保证出租车加气。昆山市燃气发展中心主任刘金仍然不接受大宇公司的保供分流申请,但大宇公司停止民用气充装后,昆山液化气价格猛涨35%,在这班保护伞的保护下打砸抢的江海军、宋晓华、伪造公章蒋恒泉、朱悦、陈志民、姜志会、朱进龙、乐文虎等人就顺利达到垄断昆山液化气市场,昆山市燃气发展中心主任刘金不给裘碧如的大宇公司换证,导致大宇公司承担10万个钢瓶退瓶损失,还有裘碧如的久隆公司8万只钢瓶流失到市场无法收回损失惨重,裘碧如在昆山投资的大宇公司和久隆公司给这班无法无天的官员和黑恶势力搞到一家面临破产一家已经破产。
 
  一个外资企业在昆山市四处碰壁,接连两家公司遭到相关职能部门刁难迫害,相关官员并为锦溪公司摇旗呐喊和牟利(锦溪公司是江海军蒋恒泉一伙违法霸占),外资企业却投诉无门,昆山市委吴新明书记未尝会清楚这其中的缘由。由江苏省直管的昆山市,多年“霸榜”县域经济百强的背后,也许根本不“稀罕”这样一个给财政带来5000多万税收的企业,但是,裘碧如投资大宇公司和久隆公司的遭遇,却是昆山营商环境和法治环境在持续恶化的一个缩影。优化营商环境,基层很关键,营商环境更是法治环境的直接折射,在多地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中,涉黑涉恶势力背后也多有“保护伞”的存在来破坏营商环境。
 
  因此,大宇公司法人裘碧如也希望以自己在苏州昆山投资的遭遇,给吴新明提个醒,希望昆山市打造最好的法治环境,用来保护营商环境,继续为苏州乃至江苏省县域经济的“排头兵”贡献力量。
 
 
  来源链接:http://sa.sogou.com/sgsearch/sgs_tc_news.php?req=gNWjMh9kjpEtYgjReTdUXSHJWi_IkekgY6TfcoClr_orujyZRTCcxy436LS4pUwh&mat=0
 
  
 

上一篇:农民工讨薪5年未果:约400万农民工工资被人转移下落不明

下一篇:甘肃白银公园路工商所干部不务正业竟然搞传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