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百里”构和谐

来源:楚华在线     时间:2021-03-06 10:58:45    浏览量:
分享到:

   ——记不用扬鞭自奋蹄的退役军人余方元

 
  龙继雄
 
  在湖北省通城县,一个名号为“方圆百里”的微信群,火了山城小县,他的主人叫余方元。

微信图片_20210306104545.jpg
 
  余方元的“火”,源于他关注民生。“民生是最大的政治”。
 
  几十年的政治生涯,使余方元与民生紧紧捆绑在一起。
 
  77岁的余方元,1964年应征入伍,196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出席原武汉军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1984年转业,一直在通城县科、局从事思想政治工作。
 
  “民生是最大的政治”成了余方元退休后不用扬鞭自奋蹄的老有所为。2008年,湖北省通城县遭遇了一场大冰雪,持续时间长,几十年罕见。关刀镇黄丰村一组地处崇山峻岭,受灾极为严重,2.5公里长的三箱四线线路全部报废。灾后,恢复了照明线路,在2.5公里处的一根电杆上挂一只电度表,供6户村民共用。
 
  2.5公里长的线路经过片片楠竹和树林,90%以上是裸线,线损很大,遇到风、雨、雪天,接地停电成了家常便饭。平时,家用电器无法启动。由于线损大、耗电多,电费超出正常电价一至两倍,六户分摊电费常常引发矛盾。特别是粮食加工和饲料粉碎,需要往返几公里山路,村民们苦苦熬了十一年,仍不见改善。
 
  2020年1月11日余方元得知消息后,第二天随同村民去现场,从安装电表的地方步行察看,爬山越岭2.5公里。并爬上半山腰的养牛场看饲料加工设备,一边察看,一边拍照。回家后,立即写出书面报告,第二天向县政府呈报。1月19日,县政府回复:“报告已批转至县电力公司”。
 
  离大年除夕仅有三天了,余方元忐忑不安,新春佳节的村民渴望光明的心愿何等迫切------分秒必争。
 
  1月20日上午,余方元赶到通城县电力公司,不顾保安的拦阻,直奔电力公司年终总结大会会议室,向领导报告了这一情况。公司负责人立即作出安排:春节前组织抢修线路,分户装表,保证春节用电安全。春节后上班,立即安排施工,尽快恢复加工用电。11年的“老大难”解决了。当地村民说:“现在的领导真好,老百姓的烦心事真的上心了。”
 
  五里镇季山村二组村民徐伟保和其爱人张任菊均为四级肢体残疾,2010年张任菊被诊断为子宫癌。下有儿子、儿媳和一个孙子,全家五口被列为精准扶贫对象,徐伟保和张任菊于2014年享受“低保”待遇。2018年7月,五里镇民政办收到“某村民”的匿名信说:徐伟保的儿子和儿媳在广州打工,每月挣两万多元,徐伟保还能做砖瓦匠挣钱,不应享受“低保”。
 
  民政办当月停止其“低保”和残疾补助待遇。
 
  2019年2月27日,余方元专程到徐伟保所在村找村干部了解情况,找村民座谈,找驻村扶贫工作组负责人征求意见。一致认为:匿名信举报不实,徐伟保符合“低保”标准,应该恢复其“低保”待遇。
 
  余方元和另一位民调志愿者去五里镇民政办找到负责人,指出:“一个匿名举报,9个月不作调查核实,长期停发补贴,实属失职,希望尽快纠正。”该负责人不予理睬。
 
  事后,余方元与志愿者多次上门,该负责人仍然固执己见。于是,余方元向通城县纪委写了一封《党的扶贫政策好某主任工作作风差》的举报信,发信之前,送到县社会救助局分管领导,请他核实材料真实性。并表明:如无不妥,立即呈报。
 
  该领导看过材料说:信请不要发了,我负责做好工作,从本月起,一定按原标准发放。
 
  在余方元心目中,群众的操心事、烦心事都是自己的事。
 
  通城县沙堆镇罗塘村十九组村民龙远怀,购买一台中型自卸货车搞运输,机动车牌号为鄂L53699,于2017年办理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
 
  龙怀远走进通城县某保险服务大厅,迎面墙上横挂着的服务承诺和企业品格,振振有辞的文化理念、服务理念等琳琅满目。服务窗口的服务人员笑容可掬,有问必答,麻利快捷,办完了一切保险业务。龙远怀怀着愉悦的心情离开了服务大厅。
 
  2018年4月25日15时,龙远怀请持有该车型驾照的司机驾驶鄂L53699车行驶至通城县关刀镇高冲村三组路段时,因村民建房将钢绳拉线桩钉在公路旁,导致车挂上钢绳,使正在施工的村民从二楼坠落,致其受伤,驾驶人当即报警。
 
  交警和某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及时赶到现场,通过调查取证,划分了事故责任,下达了《交通事故认定书》,明确“此交通事故中驾驶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施工村民不负事故责任。”
 
  按照保险合同条款,某保险公司应该及时理赔。可是,事故发生400余天,某保险公司不予理赔。余方元通过认真调查后,写了“花言巧语迎顾客节外生枝赖理赔”的报道稿件,送到某保险公司负责人手上,请他核实材料的真实性。
 
  负责人仔细阅读材料后,二话没说,当场表示:“我们按保险合同条款理赔。”结果,龙远怀领到某保险公司理赔金10万元。
 
  原通城县阀门厂破产职工胡小菊是红军时期儿童团长胡春来的独生女儿。祖籍在通城县塘湖镇狼荷洞(原狼荷大队第九生产队),祖籍有砖木结构的房子七间。革命处于低潮时,国民党悬赏五百块大洋取胡春来的人头,胡小菊的祖父和父亲在外躲避,仅年迈的祖母在家。有一次,七个国民党兵来抓胡春来及他父亲,见他们不在,恼羞成怒,放火烧他家的房子。
 
  胡春来的母亲出来阻拦,被国民党兵开枪打死在院内,房子被烧毁三间。解放后,胡春来参加土改工作队,在山下开展土改工作。胡春来的父亲一直居住在祖藉狼荷洞,1959年去世。
 
  1965年,胡春来祖藉所在地被划入黄袍林场范围,祖藉四间房子无人居住。1967年胡春来去世。
 
  当年,黄袍林场拆除胡春来四间房子,在其宅基地上建了林业站。拆、建过程中,未告知胡春来的独生女儿胡小菊。胡小菊多次找黄袍林场和县林业局领导诉求,要求归还她家的宅基地。
 
  黄袍林场和林业局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问题一拖再拖,无人解决。余方元和志愿者去现场调查后,多次与林业局领导和现任场长协商,提出了请求处理建议:要么对拆其房屋和占用宅基地按政策补偿;要么将宅基地上现有房屋作为补偿。
 
  林业局领导和黄袍林场场长,根据客观事实,并考虑到胡小菊是革命后代,默许了这一请求。胡小菊已经搬进现有住房居住,实现了住有所居。
 
  凡是百姓有困难,余方元都会伸手相助。有一次,余方元从县民政局办完事,在大门口遇到一位50多岁的农民,办新农合缴费,要去县医保局激活缴费卡,因医保局搬迁,向他打听怎么走?
 
  余方元用电动车载他跑了几公里到医保局,在办公地点帮他办理了相关手续,又将他送回民政局旁边的农合银行缴费。
 
  这位农民买了一包香烟,塞给余方元,他笑着说:“我不会抽烟”。麦市镇七里村九组541亩山林、耕地、水田,被流转给湖北黄袍山绿色产品有限公司种植油茶树。
 
  村民反映:水土流失,毁坏了良田,没有复原和赔偿。余方元十分焦急,决定深入实地掌握第一手材料。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到达第九组,先找村民座谈,吃罢午饭去看现场时,天正在下大雨。
 
  村民建议:雨下这么大,路很滑,不要去了。余方元说:“越是雨大,越能看清水冲沙压的现状。”于是,村民带路,爬山越岭,边观察,边拍照。
 
  一个半小时后回到就餐的村民家,余方元的裤脚和鞋都湿透了,脱下皮鞋倒掉鞋里的水,拧一拧袜子再穿上。回到县城,余方元及时向有关部门通报了情况,引起高度重视,并派出专班,核实损毁面积,作出了补偿。
 
  余方元因此感受风寒,在家病了十余天。
 
  2013年7月,106国道通城县五里镇段路面拓宽,需要拆迁部分民房。年逾七旬的退休教师郑凤楼家258平方米的房屋在拆迁之列。该镇的干部来郑老师家做工作:“您老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桃李满天下,受人尊敬,希望您在拆迁问题上带个头。
 
  拆掉现有住房,给您两个宅基地,以后有什么困难,您就当我们是儿子,随叫随到。”房子拆除后,郑凤楼的“住有所居”变成了“空中楼阁”。
 
  2018年10月22日,是县长接访日。郑老师的儿媳向县长呈上诉求材料。县长看过材料,并听了当事人的口述,对“只拆迁,不安置”的做法提出了批评,并在诉求材料上作出明确批示。
 
  县长批示到了五里镇,镇党委郑书记批给徐镇长,徐镇长批给李副书记,李副书记批给人大刘主任,刘主任批给张副镇长,张副镇长批给镇信访办,信访办批给司法所长。县长批示从镇党委书记逐级批到司法所长手上,整整花了60天,比蚂蚁爬行速度慢了700多倍。
 
  最终,仍是一纸空文。余方元针对该镇干部的工作作风写了一份《说话不算数,不是好干部,两面人害苦拆迁户》的材料,呈给县政府领导。
 
  县政府领导立即召集有关部门负责人召开专题会议,针对“只拆迁,未安置”的三户,下发专门文件,准予建房。郑凤楼含着泪水说:“党的政策是暖人心的,但少数基层干部不作为或乱作为毁掉了党和群众的关系,是你们志愿者不辞辛苦,让老百姓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
 
  通城县隽水镇“新桥”是106国道上的一座危桥,急需拆除扩建,桥南原交通局宿舍必须拆迁。该宿舍在1994年,根据国发(1994)43号《国务院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精神,已经出售给了单位职工,唯有李某某居住的一栋一单元202号(63平方米)的住房,没有办理购房手续,仍为李某某向单位交纳租金。
 
  2006年,李某某以个人私房名义,以27000元出售给了龙远四。此次拆迁时,拆迁办说:“202号房没有出售,属国有资产,没有拆迁补偿。”
 
  龙远四说:“我花钱买的房子,已经居住了13年,众所周知,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有异议,为什么到拆迁补偿时突然变成了国有资产呢?”双方对峙,各执己见。龙远四该找的单位和领导都找了,一致口径:“国有资产,无偿拆除。”
 
  离拆除时间只有三天了,龙远四打算:家具、电器和78岁的老母亲与202号住房共存亡。此时,余方元向县政府领导写了一封信,详细汇报了住房改革和202号住房的来龙去脉,请求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妥善处置。
 
  得到政府领导的重视,指示县物流局领导牵头协商处理,达到了双方满意的目的。龙远四在预定时间搬迁,避免了矛盾激化,确保了拆迁顺利进行。
 
  一花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余方元通过自己的实践,悟出了一个思路:如果有一批具有相应法律知识和政策水平、公道正派退休的老党员、老干部、老退役军人、老教师、老专家、老模范成为志愿者,遍布社区和乡村,既能为广大人民群众排忧解难,又能把矛盾化解在基层。
 
  余方元是这样想的,也正在这样做,他马不停蹄,走门串户,扩大志愿者队伍,渴望“方圆百里”成为“百里和谐”。
 
  
 

上一篇:咸宁:开展学校消防安全专项检查

下一篇:咸安区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111周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